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育儿

做了10年耐克設計總監后,他建了球鞋設計學院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

2019-03-06 17:06:46
做了10年耐克設計總監后,他建了球鞋設計學院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 【-品牌動態】如果想買一雙運動鞋,去店里逛一逛或網購就好。但如果是想設計一雙運動鞋,事情當然就沒那么簡單了。 “大部分球鞋設計師的教育背景是產品設計或者工業設計。也有學時裝設計的,不過這些課程主要講的是如何設計女性的正裝鞋(dress shoes),而開設這種課程的學校在美國可能也只有 5 所左右。” Pensole Footwear Design Academy 創始人 D’wayne Edwards 說。 D’wayne Edwards D’wayne Edwards 從 2001 年到 2010 年在 Nike 擔任鞋履設計總監,是 8 個參與過 Air Jordan 系列的設計師之一,給 Carmelo Anthony、Derek Jeter、Roy Jones Jr. 等人設計過球鞋,也是 2008 年奧運會美國國家隊隊鞋的設計者,被 complex.com 列為目前球鞋行業有影響力的 50 個人之一。 有趣的是,Edwards 自己并沒有什么專業背景。27 年前他進入球鞋公司 L.A. Gear 任文員的時候,還是個高中生。連續 6 個月,他每天向公司的雇員意見箱里投遞一份不同的球鞋設計草圖,終于在 19 歲那天正式成為一名設計師。 等到他自己成為設計總監開始招人時,當初應聘遇到的問題似乎仍然存在:”美國的鞋履產業一年可以創造 500 億美元的價值,而且 80% 都集中俄勒岡、加利福尼亞、紐約、麻省和密歇根這 5 個州,但你在一大堆應聘者里卻找不著幾個能力達標的運動鞋鞋設計師。”“這事兒和 SAT 考試不同,你需要的是履歷(portfolio)。” 接下來的故事就像一個輪回。 Edwards 在 2008 年發起了一個面向高中生的 Nike Jordan Future Sole 設計比賽,此后三年該比賽每屆吸納的人數從 800 到 1 萬接著又漲到 10 萬。因此在 2010 年,Edwards 接著在波特蘭成立了全球家專業球鞋設計學院 Pensole Footwear Design Academy。 Pensole 并不像聽上去那樣只是個球鞋培訓學院。申請成功者食宿全免,每期控制在 60 人左右。主要盈利其實來源于人才中介及品牌推廣業務。Edwards 的策略很簡單:將各高校的設計系和球鞋品牌對接——高校可以獲得校外師資和頂尖品牌的實習機會,品牌則可以提前尋找具有潛力的人才,定期舉辦的一些聯合競賽項目也可以增加品牌的曝光量。 這里的課程安排得很緊——在三或四周之內每天持續 14 小時,學習內容包括消費者調查、材料研究、打板等。這種設置是刻意的,因為“設計行業就是這么殘酷,你得常常熬夜才能趕完項目”,而且“公司的工作節奏可不是“開始”“停止”“開始”“停止”,而是一直處于“進行中”。” 高性能運動鞋的設計也比普通時裝鞋復雜得多。“你是在給運動員做設計,首先得解決性能問題,再想辦法讓它好看。”“整個過程就像蓋房子或造汽車一樣復雜,使用的材料非常多樣,設計者也必須認識到鞋子是整個身體的基礎。” 即便如此,根據 fastcompany.com 的報道,申請報名人數仍然眾多,平均每 18 個名額有 850 人申請,有些是高中生(不過必須滿 18 歲以上),有些則是已經在 Parsons、MIT 等學校就讀,但希望了解球鞋設計細節的時尚專業學生。 對于這些學生來說,除了能直接跟著在 Nike、Adidas 和 Under Armour 等品牌工作數十年的人學習專業知識和經驗,的誘惑恐怕是 Pensole 對于設計師創意的商業化速度。 比如今年它們同 Foot Locker 及 Asics 發起的一個名為“Fueling the Future of Footwear”的項目,完成課程后終勝出的作品 9 月 17 日就可以直接在 Foot Locker 的店鋪中上架——“也就是花 3 周時間只為了一次 3 分鐘的展示,而這 3 分鐘可能改變一個設計師的一生。” 不過,Edwards 在接受 thehundreds.com 采訪時表示,他并沒迅速擴招的打算。 “我對體量(size)不感興趣。人們來 Pensole 是因為他們在這上得起學。所以這里聚集的不是優秀的學生,而是有能力和意愿學設計的人……他們需要一個環境和比他們強的人在一起才能成長。就像我當年在耐克一樣。” 更多精彩內容,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! 做了10年耐克設計總監后,他建了球鞋設計學院_鞋業資訊_品牌動態常见的运动损伤有哪五种
慢性肝炎需要终身治疗吗
治疗口苦有什么偏方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